菜單導航

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復盤2019 謀劃2020——農藥行業大變局與新格局之思考

點擊次數:次 發布日期::2019-11-22

“大變局”一詞2019年比較熱。在行業會議密集的11月,筆者預判大變局一定是一個高頻詞,在這里也應景地說說這個大變局的時代,以及時代所要形成的新格局!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前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同時世界也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這無疑是對當今時代作出的一個重大戰略判斷。

而“大變局”進入筆者視線確是在今年國慶之后了。農藥企業市場部9月份之后開始做來年的規劃準備工作,回憶起2018年年末很多人判斷“2019可能是過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10年里最好的一年,也有人在疑問“2019年是最好的一年還是最壞的一年,不管是最好還是最壞,大家都認為2019年必定是變化的一年。

轉眼2019年馬上過去了,在復盤2019年的時候我們也許會想到很多關鍵詞??“缺貨漲價”“安全環保”“化工園區”“爆炸停產”“國慶限產”“農藥企業開網店”“農藥新電商”“新營銷”“兼并重組等等,似乎都在影響2019年或者在2019年發生過。但仔細想想,這些又都不能完全代表2019年。用一個什么樣的詞可以體現2019年的農藥行業呢?

在一次本單位黨員學習活動中,“大變局”進入我的腦海,一下子找到了復盤2019年的主線??農業、農藥在2019年迎來了一次大變局的開端。

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些重要會議、重要場合多次強調:“要正確認識當今時代潮流和國際大勢。”“放眼世界,我們面對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反映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世情和國情的深刻把握。這一思想用來指導國家發展、行業發展、企業發展甚至是個人發展都有著重要的意義。正確理解和把握這個“大變局”,我們應深刻思考世界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中國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從而認清世界和中國發展大勢,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把握發展機遇。筆者試著用“大變局”的思想復盤2019年農藥行業,進而展望并預測2020年農藥市場發展中的機會。

那么,這個戰略判斷對應的是農藥行業怎樣的時代背景呢?應如何理解和把握“大變局”的主要表現?“大變局”對農藥企業、農資渠道、農業種植者意味著什么,又該如何應對呢?

五大變化引思考

1. 企業間的合作、渠道經銷商間的學習、種植大戶間的交流達到了前所未有之緊密。如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產品代理加工、登記聯合試驗甚至是產品的捆綁銷售合作增多;經銷商對學習的熱情度也越來越高;種植大戶的交流也不僅是與周邊村鎮,微信群和朋友圈的互動越來越多,更多的種植大戶或者作物大王走進了會場、走上了講臺。

2. 新興農藥企業快速發展,新一代農資渠道商群體性崛起。一批有特色的農藥企業在2019年站到風口浪尖,中迅、清原農冠、明德立達、六夫丁、瀚斯等是鮮明的代表。群體性崛起的農資渠道商中代表性的就更多了,在東北有科普特、國正農業、吉林農樂,湖南有田園牧歌,海南有昌江一二三,各省都有新一代農資經銷商的身影。企業農二代在今年明顯成為一股重要的力量,海利爾、威爾達、冠龍等等都是優秀代表。

3. 農藥企業實力對比發生巨大變化,外企主導的農藥市場體系與全球發展格局發生巨大改變。關于六大變四大、外企變央企的話題被說得太多了,這里不再贅述。此外國內企業實力也發生了變化,從原藥到制劑企業的整合在加劇,典型案例如利民+威遠,穎泰+常隆,諾普信+經銷商,揚農+中化和農研等等。

4. 農藥行業相關鏈條的內涵發生深刻變化,這主要是農藥企業和與從事農藥研發的相關大學、科研單位等合作的變化。2017年開始,農藥企業購買科研院所的研究成果明顯增多,如杭州宇龍、山東先達、河北興柏都積極儲備了專利產品。2018年出現了更緊密的合作方式,雙方共同開發,風險共擔、利益分成。2019年更是出現了企業與科研院所共建實驗室,以及企業直接對科研院所進行智力投資和經費投入的合作模式。如此一來雙方的關系發生顛覆性轉變,內涵發生深刻變化。在不久的將來,中國農藥企業一定會研發出更多農藥新化合物。

5. 農產品種植者的文化程度越來越高,種植理念上越來越成熟。新農人這個群體不容忽視,他們愛學習、消費理性,重視投入產出比,在農藥等生產資料的購買上是相對穩定的,并且還出現了高客單價的合作社和統防統治組織。

很多成功企業正是因為創業者具備遠高于常人的對變局的洞察,才讓企業獲得快速成長、跨越式發展。如農藥制劑小包裝應用成就了瑞德豐、諾普信,高毒農藥禁用后阿維菌素的快速崛起成就了威遠生化,廣東蔬菜害蟲抗性發展成就了海利爾、銀農等企業。

今天在這新時代農藥行業“大變局”之中,又將成就哪些企業呢?

廣告

農藥行業大變局之關注點

之一:草銨膦市場波動大,變局之下格局初顯雛形

在經歷了2016年以來草銨膦較大幅度的漲跌之后,各方心態發生變化:

零售店心態與選擇依然是利潤優先。在這一前提下,目前市場上國內企業的草銨膦高品質產品定位比較尷尬,2019年低品質產品給了零售店一個獲得利潤的機會,所以更多的零售店選擇了低品質草銨膦,預計2020年這一現象將持續。

經銷商心態與選擇不同于零售店,經銷商是有品牌概念的。即便為了迎合零售店需求,高品質產品在2019年出現大幅度的下降,但是作為有品牌概念的經銷商,2020年會適當做出調整,增加對高品質草銨膦的選擇。

生產企業心態變化,低品質產品必須跟著市場走。大家都知道降價不可逆的過程,中低端的產品不可能同時降價,那對企業的傷害太大,無法找到平衡點。高品質草銨膦操作理念不同于低品質的價格競爭策略,更多的是關注企業的發展戰略和品牌策略,考慮的是企業長久發展,看重的是產品在用戶心中的定位。

之二:阿維菌素市場并非波瀾不驚

2007年高毒農藥替代讓阿維菌素成為國民級別的神藥,但是在2010年之后又歸于沉寂,事實確實如此嗎?非也,2012年之后,濟南中科、河南六夫丁、北京華戎迅速利用阿維菌素原藥企業在制劑上的虛缺而崛起,并且桂林集琦、諾普信等企業也并沒有停止阿維菌素在經作市場的推廣應用。阿維菌素競爭依舊,市場風景這邊獨好。

到了2019年,隨著對阿維菌素產品的持續推廣以及原藥企業的重新加入,阿維菌素原藥應用的增加,導致今年4月份以來原藥價格明顯上漲??3月份的47萬,到5月底的60萬,再到現在的65萬,與精粉的差距縮?。?span lang="EN-US">65萬對75萬)。未來阿維菌素市場變化需要相關企業及時跟進,做出更好的產品策略。筆者預測2020年阿維市場需求穩中略升,判斷依據:一是殺蟲劑新化合物少,廣譜性殺蟲劑基本沒有;二是阿維菌素本身的廣譜性和優異的混配性;三是原藥價格高位徘徊穩中有降。

之三:甲維鹽期待主導品牌和新的領導者

甲維鹽的新競爭開始于2017年,推波助瀾的是價格,當時130/噸的售價,讓甲維鹽重回視野,成為了市場熱點,201710月份上海原藥會議之后甲維鹽一貨難求。甲維鹽有著優異的復配性能,截至2018年,農業部登記的甲維鹽復配制劑多達324個(占甲維鹽登記數的35%),涉及到10多種主要的農藥成分,其中登記數量較多的是茚蟲威、毒死蜱、菊酯類等。2017國產氯蟲退出市場之后,甲維鹽與茚蟲威復配的產品填補了大部分空白,期間出現了一些有影響力的品牌,但是甲維鹽市場缺少一個如同功夫菊酯類中的銳寧、阿維菌素中的藍銳、吡蚜酮中的飛電這些有代表性的強勢品牌,更缺少一個代表甲維鹽制劑品牌的企業。

之四:呋蟲胺將異軍突起

無論是從市場需求與應用,還是從政策法規與環境的角度,新煙堿類農藥一直處在農藥市場的風口浪尖上。

2012年以來,新煙堿類殺蟲劑對環境的次生影響越來越受到關注,多個國家和組織對部分新煙堿類殺蟲劑的環境風險進行再評價或限制使用,甚至禁用。到2019年有多個國家和地區對煙堿類農藥或限制登記作物,或取消登記,或限制使用,或禁止使用。新煙堿類產品的前景一下子黯淡了許多,作為最晚投放市場的呋蟲胺,似乎是生不逢時,沒有借上新煙堿類農藥快速發展的東風,卻趕上了禁用潮。

呋蟲胺前景如何,2020年又將面臨怎樣的市場變化呢?

新煙堿類3157個登記證占了所有農藥登記證件的10%以上,是名副其實的大品類,登記作物數達到了187個,登記數量最多的是吡蟲啉51個、噻蟲嗪43個,而呋蟲胺也有20個登記作物。產品復配率最多的是烯啶蟲胺40.79%、噻蟲胺41.38%,呋蟲胺目前是26.55%。對于一個2014年才過專利期的產品來說,5年的發展已經有187個登記證(原藥登記25個)的呋蟲胺,已經獲得企業認可。其中登記用于水稻121個,占比75%,處于優勢地位。除此之外,呋蟲胺還登記用于防治黃瓜(保護地)白粉虱、薊馬,茶樹茶小綠葉蟬,番茄煙粉虱,甘藍黃條跳甲,西瓜蚜蟲以及用于室內防治蜚蠊等。

從應用角度看極具競爭力,從政策角度看又充滿著不確定性,2020年呋蟲胺能異軍突起嗎?誰又是其中的翹楚,哪些企業會是受益者呢?我們拭目以待。

之五:作物種植結構變化

水稻市場:蝦稻田面積增加,用藥更注重安全,其中湖北就有1200萬畝蝦稻田,每畝收入2000~3000元,遠高于種植水稻的收益。企業產品登記是空白,產品應用還處于試驗階段,2020年又將怎樣?

柑橘市場:全國兩個主要柑橘市場??廣西、四川,廣西面積700萬畝,四川面積600萬畝(2014年只有200萬畝)。廣西的品種是砂糖橘和沃柑,四川品種主要是雜柑??春見、愛媛、不知火等,面積增加,效益不錯,用藥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果蔬市場:越來越受到企業的重視,國家提出的農民增收,只有通過農產品增值和高價值農產品(蔬菜、果樹)才能實現,各地都在壓縮大田面積,增加經濟作物的種植,如河南提出6大特色作物,四川提出12大特色作物。小宗作物登記被很多省份重視。

除草劑產品仍然很有前途?,F在農業都是機器收割,跨區作業,這樣就讓雜草隨著農機遷移。同時水稻抗性雜草防除成為種植的頭號難題,各種稗草、抗性千金等值得企業關注與研發投入。

農藥行業大變局之關注點

在機遇和挑戰并存的新變局面前,行業凈化是責任,并購是趨勢,安全環保是基石,規范運營是前提,產品創新是核心。

企業新格局:一是堅持精準戰略定位的農藥企業,依然會做得風生水起。二是定位具有差異化的上接第8頁)制劑企業,變局之后會赫然屹立于群峰之巔。三是能夠代表某一農藥產品品類的企業可以獲取更多資源和優勢,品類戰略是企業發展的方向和企業品牌建設的出路。

渠道新格局:經銷商在更新換代,越來越多的80后新農資經銷商快速崛起,他們思路清晰,目標明確,精力充沛。在與企業的合作中,他們在意的并不完全是政策,也不完全是產品藥效,而是營銷方案,是品牌策略,是在市場開拓中迫切需要的方法、方案、產品推廣策略等。

認清大變局之“變”,關鍵是為了“我們怎么辦”,企業需要在變化中保持戰略定力,更需要順勢而為!

最后,作為個人應該在大變局中做一張“帆”,讓企業在變局中一帆風順!而不能成為阻礙發展的礁石。

大變局帶來大變數的同時,也帶來了大機遇。大變局之中,既有亂局之擾、困局之難,也是布局之時、破局之機。只有深刻把握時代發展變化的趨勢以及企業自身的發展優勢、劣勢,才能從“大變局”窺見大機遇。

這不只是對農藥行業新動向、新趨勢的追蹤與把握,更是對企業運營過程中出現的新問題進行改革并制訂解決方案。“干中學”的精神,“知行合一”的實踐,是“大變局、新格局”下應對方式的體現與聚化。

在這方面,農藥人任重而道遠!

南粤36选7什么时候开奖结果